• 中国文明网首页
  • 设为首页
  • 今天是:
朱口花灯 非遗瑰宝
发表时间:2018-05-29    来源:

 

泰宁灯多,朱口花灯颇负盛名,且别具特色,称得上是灯中一绝。

527,杉阳摄影人几经周折,终于联系到花灯技艺传承人萧由榕老人。我们赶到朱口,想以摄影的方式记录他制作花灯的过程。朱口花灯颇有年头,相传始于清光绪年间,当时一位黄姓的朱口富商到苏州做生意时,见苏州灯市花灯精巧、活灵活现,心中赞赏不已,即出资派两位心灵手巧的乡邻前往拜师学艺,回来传授推广。

朱口花灯品种繁多,以题材分类:有劳动产景的舂米灯、筛米灯、推磨灯等;有辞旧迎新、祈福纳祥的龙灯、绣球灯、榴开百子灯、如意吉祥灯等;有民间传说、戏曲故事的八仙过海、唐僧取经、王氏推磨、三英战吕布、文王会子牙灯等;有摹仿家禽造型的鸡灯、羊灯、兔灯、猴灯、马灯、鱼灯等;有花草蔬果的南瓜灯、莲花灯、桔子灯、茄子灯等,以及仿照民居建筑、日用器皿的亭子灯、游船灯、花轿灯、花鼓灯、花瓶灯等等。以制作形式来分,有静止和活动的两种。如舂米、筛米、推磨灯,都安装了一根可以拉动的暗杆,利用力的传动装置使花灯上舂米的石杵上下不停地运动,使花灯上的米筛、石磨来回不停地转圈,于是石杵、米筛、石磨便都动起来了;走马灯则是利用热空气导力,推动轮子转动,带动花灯内壁,戏曲人物也跟着转动,显得非常生动。

朱口花灯制作工艺十分考究,每盏花灯都熔编扎、剪纸、镂雕、绘画、纸扎等多项技艺于一炉,追求细腻、逼真的艺术效果,每盏花灯都可以看成为一种独立的工艺品,可以单独地把玩观赏。其色彩大红大绿,对比强烈、显示出热闹、火爆的节日喜庆气氛,富有浓郁的乡土气息。

在以前,朱口每年举行两次灯会,一次是正月十五元宵节,一次在农历二月初四的妈祖庙会,尤以二月初四的灯会最为热闹,白天迎神,晚上观灯,非常紧凑。朱口灯会的组织工作由各坊的灯案组织负责,过去朱口分八个坊,坊坊都有灯案。朱口是泰宁最大的乡镇,人烟稠密,加上周边梅花村落,总户数在两千多户以上,因此年年花灯数量都很多,加上灯会中的旱船、高厂、高跷、蚌壳舞、采茶扑蝶舞等文娱表演以及锣鼓、笙管弦乐队伍,花灯游行都达一华里多长,声势浩大,十分壮观。灯会期间,各坊的灯案又互相攀比,竞赛,更推动了花灯品种、技艺的进一步提高。

到朱口村街口,遇见了正在等我们的萧由榕老人。今年68岁的萧由榕老人是朱口花灯的传承人,他从迷上、到制作花灯近四十年了。

年轻时,萧由榕老人是个篾匠,15岁起就跟师傅学习做篾。19岁时,由于朱口各坊比灯(赛灯),盛况空前,且各坊也都不愿被比下去,当时江可术与黄至伟两位做灯师傅见他有篾匠的功底,于是就让萧由榕学习做灯。虽没有正式行拜师礼,可这两位师傅上心,对他口传心教,再加上他脑子活,爱钻研,到21岁时,就可以做出各式各样的传统花灯了。

来到萧由榕老人住的那幢中西结合的老宅,他老伴正在院子里摆弄花灯。见我们来了,非常客气,倒茶递水,忙了一阵。厅上,摆放着宫灯、净瓶、百合等各式的花灯,还有用竹子搭建的鸡、羊、龙、鱼等造型骨架,让人眼睛一亮。说实话,朱口花灯以前见过,可这么灵巧生动、造型逼真的花灯,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老人很开朗,他说:做花灯由破篾开始,我从小就是个篾匠,这个活难不倒我。做灯的工序很多,备料、破篾、做龙骨,样样都是细活。然后用火烤定型,用纱线捆绑固定,绝对不能用铁线。因为竹子有韧性,用铁线就会变形。萧由榕指着正在一旁结宫灯糊纸的老伴,说:固定好龙骨后,我老伴和女儿就要在各面糊上大红大绿颜色鲜艳的纸。这纸上是镂空木樨花图案,是我先用尺子量好,再一笔笔绘画而成,绝对不是用电脑刻的。我一个老人家,玩不来电脑,更不会用它刻花了。画成底稿模子后,再一刀刀刻出来。以前这些花样还是江苏过来的,现在没人做这种花样底模了。因为不赚钱,不赚钱,当然就没人做了。现在都是我自己完成。从绘画到雕刻,这一过程是最难也耗时的一个步骤。自己画的花纹花样,不管什么样的灯糊上去,它都有立体感,都好看,糊其它的花样上去就别扭。

萧由榕老人制作花灯几十个年头,始终坚持用手工制作方法,外表用镂空的木樨花剪纸糊上。灯内的煤油灯或蜡烛点亮时,灯光透过镂空的剪纸折射出来,形成了灯笼各面上的投影不断变换,显现流光溢彩。可以这么说,每盏花灯都是这位老人巧夺天工的工艺品,既可以欣赏,也可以把玩。

制作好一盏花灯后,萧由榕老人兴致很高,把他做的最有特色的花灯一一展示出来。他说:这盏斗鸡灯,只要用手拉拉绳子,就像两只公鸡在争斗。有一次,我拉斗鸡灯,我家的公鸡一起参加搏斗,好玩的很。他叫上老伴,两人配合,一起拉动农作坊灯的机关,摆弄了起来。只见竹筛、磨砻、风车、舂米也转动了起来,真是让人吃惊。他说:农作坊灯是农村生活的场景,是我请教其他老人后,自己再慢慢研究、琢磨出来的。

停下后,萧由榕老人说出他的心愿:现在我会做宫灯、百合、净瓶、斗鸡、小龙头、鲤鱼、走马宫灯等花灯,可有些花灯只有为数不多的老人会做,大概也只有五、六个会做了。我再不像他们请教,以后可真就没有了。我准备要向这些老人请教,学会他们的技艺,再琢磨出新的花样,让朱口的花灯不会失传,也可以创新。为了制作花灯,现在我叫女儿来学,让她来传承。

听萧由榕老人说完,心想:这么好的非遗瑰宝、这么生动灵巧的花灯,要是没有了传承,怎么能让人记住乡愁?要让非遗瑰宝代代传承,就要在政府、社会、传承人之间建立一个好的联动机制,只有这样,文化遗产才可以发扬光大、代代相传。(童杨)

责任编辑:肖 由振

主办单位:中共泰宁县委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